竞博JBO

您的當前位置: > 千城聯播 > 熱點資訊 > 熱點輿情 > 正文

起底 “神藥”曹清華膠囊:一盒1408元,很多老人都在吃

2019-04-30 14:14來源:中國醫藥報

近日,有自媒體報道,一款品牌為“曹清華”的“薏辛除濕止痛膠囊”(以下簡稱“曹清華膠囊”)因為狂轟亂炸的廣告而成為治療風濕骨病的“神藥”。在曹清華膠囊于市場崛起的同時,其違法廣告亦屢屢受到國家藥品監管部門的曝光。

曹清華膠囊到底是什么?

曹清華是誰?

為什么說這個“神藥”不可信?

我來解答:

起底 “神藥”與曹清華

3月31日,“魔術牙醫徐勇剛”(認證身份為湖北省孝感市中心醫院副主任醫師)在新浪微博上發了一條動態:“昨到國藥店買藥,第一次見識了這些‘藥’的價格,目睹了一位白發蒼蒼的老人拿著標價1408元的‘曹清華XXXX’,從手帕里顫微微地數著錢準備付賬,深深的悲憤與無助感涌上心頭,這個世道怎么會淪為如此田地……”同時,該微博有三張配圖,其中一張便是“曹清華膠囊”。

圖:@魔術牙醫徐勇剛

“中國大部分醫生,對這種狂轟濫炸的醫藥保健品電視廣告深惡痛絕,電視廣告精準地鎖定那些時間充裕的老年群體,他們每天的時間都多半在電視機前,對醫學知識的缺乏,對健康的憂慮和關注,對電視權威的深信不疑,讓這些惡心的電視廣告如魚得水……如果有一天,醫學科普被社會接納的比例超過了電視洗腦以及網絡偽科普的接納比例,整個健康局勢才會走向光明。”記者聯系到徐勇剛,并發現其在朋友圈寫下這段文字。徐勇剛對記者表示,其痛恨一切通過電視廣告夸張宣傳的藥品保健食品,目前在電視上仍然可以看到曹清華膠囊的廣告。

記者查閱曹清華牌官網發現,曹清華膠囊為西安阿房宮藥業有限公司生產,官方唯一指定網上藥店為康朝藥房網,而康朝藥房網屬于廣州康朝大藥房有限公司所有。

官網產品信息。

據曹清華牌官網,曹清華膠囊擁有“國家發明專利 國藥準字號”,目前“價格:36*12粒/板/盒,全國統一價996元/盒,2盒為一個療程”。但記者發現,在京東、淘寶等電商平臺仍然可以買到曹清華膠囊,價格從268元到856元不等,價格主要因為盒數、規格和各商家的優惠力度而有所不同。

圖為康朝藥房網、京東的銷售截圖。

據其官網介紹,該產品可以“打開閉阻 引藥入經”“幫助除濕痹止疼痛,避免關節疼痛腫脹”。在產品說明書中,曹清華膠囊成分有“當歸、白芍、白術、薏苡仁、附子(制)、桂枝、烏梢蛇、地龍、牛膝、細辛、甘草”;功能主治為“散寒除濕,活血止痛。用于痹證寒濕閉阻,瘀血阻滯引起的關節疼痛,關節腫脹等癥的輔助治療”;不良反應:“尚不明確”。

產品說明書。

記者在視頻彈幕網站B站搜索發現,與曹清華膠囊有關的視頻有10個且多為惡搞曹清華膠囊的“鬼畜”視頻。其中一個時常9分52秒名為“【素材向】曹清華膠囊廣告視頻[高清版]”的視頻是如此介紹曹清華的:“曹清華教授,中國中醫藥學會類風濕研究中心副主任、全國疑難病診療特邀專家、香港國際傳統醫學研究會理事,從醫四十多年來,曹清華教授在治療風濕骨病方面積累了豐富的臨床經驗。她首創的‘開骨除痹’法,改寫了治療風濕骨病的歷史。”

B站視頻截圖

然而,據自媒體“醫學界”報道,曹清華早年曾在西安雁塔區中醫院工作,此消息在致電該醫院辦公室時得以證實。而在致電陜西中醫藥大學校長辦公室時,“醫學界”被明確告知該校沒有曹清華這個校友。

此外,記者查閱發現,2016年5月4日,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官方微信就點名中國中醫藥學會從未在國家民政部門登記注冊,意即是一個非法社團,一個假的學會。目前,“中國中醫藥學會”網站已經從互聯網上消失。而關于“香港國際傳統醫學研究會”,記者并未找到其官方網站。

專利號與批準文號謎團

記者在國家知識產權局官網的專利檢索一欄搜索“曹清華”發現,曹清華在1995年12月18日申請了“一種治療關節炎的藥物組合物”專利,發明人為曹清華、景興東、安玉華;該發明詳情頁顯示:“其組成包括:白術、白芍、甘草、當歸、地龍、懷牛膝、細辛、烏蛇、制附子、桂枝、穿山甲。按所述配比選取十一味藥,將穿山甲,烏蛇粉碎成細粉,其余九味藥(白術、白芍、甘草、歸當、地龍、懷牛膝、細辛、制附子、桂枝)加水煎煮兩次,合并兩次煎液,過濾,濃縮至稠膏,將上述細粉加入稠膏中,攪拌均勻,低溫干燥、粉碎,以乙醇作粘合劑制粒,干燥、整粒。”

圖為國家知識產權局關于曹清華膠囊的專利截圖。

從詳情頁得知,該專利的法律狀態為1996年10月9日公開,1997年2月19日實質審查請求生效,2000年2月23日獲得授權,2009年2月18日專利權終止。

然而,記者查閱發現,曹清華、景興東、安玉華3人作為申請(專利權)人于2005年1月20日又申請了“一種治療關節炎的藥物組合物及制備方法”的專利,申請號為CN200510002294,與曹清華牌官網中標明的專利號一致。

該專利的詳情頁顯示,“其組成包括:白術100-140份、白芍100-140份、甘草30-50份、當歸80-100份、地龍80-100份、懷牛膝100-140份、細辛20-60份、烏蛇80-100份、制附子50-70份、桂枝100-140份、薏苡仁60-100份。按所述配比選取十一味藥,將薏苡仁,烏蛇粉碎成細粉,其余九味藥(白術、白芍、甘草、當歸、地龍、懷牛膝、細辛、制附子、桂枝)加水煎煮兩次,合并兩次煎液,過濾,濃縮至稠膏,將上述細粉加入稠膏中,攪拌均勻,低溫干燥、粉碎,以乙醇作粘合劑制粒,干燥、整粒。該藥物對關節炎有較好療效。”

一位中藥專家告訴記者,中藥是整體施治,從該藥處方看有治療風濕的作用,但是作用不應被夸大。

中國中醫科學院望京醫院骨關節科主任溫建民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指出,風濕病的原因尚不明確,無法從根本上完全治愈。醫生只能幫助患者緩解癥狀、控制病情的惡化,此外每位患者的治療方案都不相同。

記者在國家藥監局官網查詢“薏辛除濕止痛膠囊”發現,其批準文號為國藥準字B20020225,批準日期為2015年9月23日。由此看來,曹清華膠囊首次注冊為2002年,2015年為其再注冊時間。

圖為國家藥監局關于曹清華膠囊相關信息截圖。

但自媒體“醫學界”質疑,“曹清華膠囊”至今都沒有公開披露,在獲得生產批準之前,其到底有沒有經過臨床前研究、是否經過可靠的臨床試驗、經過了什么臨床試驗。

為了遵照國際慣例加強藥物臨床試驗監督管理,推進藥物臨床試驗信息公開透明,保護受試者權益與安全,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參照世界衛生組織要求和國際慣例建立了“藥物臨床試驗登記與信息公示平臺”(以下簡稱“信息平臺”),實施藥物臨床試驗登記與信息公示。

記者登錄信息平臺查詢關鍵字“薏辛除濕止痛膠囊”,結果顯示暫無數據。

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藥品審評中心臨床試驗管理處的工作人員回應“醫學界”,藥企要在信息平臺登記臨床試驗數據,必須首先獲得臨床試驗批件,上傳材料才能登記。該平臺上沒有信息的,有可能是藥企一直沒有看到上述的“第28號公告”,沒有來登記,也有可能是藥企根本沒有獲得臨床試驗批件。

因違法廣告屢被藥品監管部門處罰

“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覺得她是一個濟世菩薩,可以說‘華佗在世’”“曾經腿不能抬的,如今健步如飛;曾經癱瘓在床的,如今又重新站了起來。無數的風濕骨病康復奇跡,就這樣不斷被創造出來”,這些話語出自上述B站視頻的主持人和患者之口。

這些“神乎其神”的廣告宣傳語受到藥品監管部門的注意。2004年10月26日,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官網發布《關于印發2004年第四期違法藥品廣告公告匯總的通知》,在該通知中曹清華膠囊為2004年第4期《違法藥品廣告公告匯總》中出現違法藥品廣告次數在5次以上的品種之一。

2013年12月5日,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官網發布《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曝光20家嚴重違法發布假藥信息網站》提及,“近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在監督檢查中發現,部分網站偽造或假冒開辦單位,違法發布治療糖尿病、風濕病等虛假藥品信息,嚴重危害公眾用藥安全。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已將違法網站移送有關部門進行查處。為了保護公眾用藥安全,現將20家違法網站予以曝光。”其中,曹清華膠囊導購網售賣薏辛除濕止痛膠囊名列20家嚴重違法發布假藥信息網站名單榜單。

記者統計發現,除了上述兩次被曝光,加上2007年5月、2010年4月、2011年12月、2013年1月、2013年7月,曹清華膠囊一共7次因為違法藥品廣告和成為發布假藥信息網站產品在國家藥品監管部門官網“露臉”。

據不完全統計,2007年至今,曹清華膠囊因表示功效的斷言、利用患者名義和形象為產品功效作證明等原因,被全國各省市地區藥品監管部門、工商管理部門通報高達上千次。

記者在騰訊視頻APP搜索發現,著名主持人倪萍在2015年成為曹清華品牌代言人,并為其拍攝了廣告;著名演員李立群也曾為曹清華膠囊拍攝了廣告。

消費者為何買單

截至4月28日下午,記者在中國健康傳媒集團輿情監測系統搜索“曹清華膠囊”顯示,近7天內包括新聞網、論壇、博客、微博、移動客戶端、微信、紙媒、境外八大信息來源33條信息,絕大部分為轉發自媒體“醫學界”《醫生們怒懟曹清華膠囊,一盒1408元的“藥”千萬別讓老人買了……》一文;搜索“曹清華”顯示,有58條信息,大部分信息為網友在轉發或評論徐勇剛撰寫的曹清華膠囊微博;搜索“薏辛除濕止痛膠囊”顯示,有14條信息,主要為網友在微博轉發或熱議《醫生們怒懟曹清華膠囊,一盒1408元的“藥”千萬別讓老人買了……》一文。

對于消費者是否會相信“神藥”這個問題,南通市市場監管局副調研員繆寶迎認為,肯定有人會相信,否則就不會有不斷涌現的“神藥”品種。

老百姓為什么會相信?

首先,“謊言重復一千遍就會成為真理”這句話還是有一定道理的。某些“神藥”廣告遠遠不是千遍了。有的廣告在一個電視頻道每天重復播出就達數百次。何況,積年累月的“轟炸”,讓你不信不行。

其次,我國人口基數大,并且已經邁入老齡化社會,科學素養總體偏低,識別虛假宣傳的能力較弱。通過調查,針對老年群體的“神藥”相對較多。由于醫藥知識普及不夠,即使具有一定知識層次的人群,在“神藥”宣傳面前也往往難辨東西。

第三,許多“神藥”利用了媒體的公信力。一些媒體公信力也因為“神藥”而大受損害。

“監管難度不小。”繆寶迎認為,對于普通百姓而言,辨別“神藥”有三大原則:

一是看廣告。“神藥”廣告常常是鋪天蓋地并且呈“立體化”,從平面媒體到電視、廣播,從街頭傳單到藥店張貼的“宣傳畫”,都可見到其身影,此品種往往是“神藥”。

二是看“主治”。“神藥”主治的大多是一些難治性慢性疾病,現階段醫藥技術還無法徹底治愈,病情容易反復,患者往往長期受病痛折磨。比如慢性支氣管炎、肺氣腫、關節炎、老年關節退行性病變(骨質增生)等。

三是多以中醫中藥為“道具”。“神藥”品種大多為中成藥,并且多有所謂的“老中醫”為其站臺。中醫中藥的名聲都給這些“神藥”給糟蹋了。此外,能夠成為“神藥”,運作投入大,大多是專業團隊策劃,因此,最后讓消費者買單的費用也就不會少,比如,兩盒一療程1400多元的“曹清華膠囊”。

文/《中國醫藥報》記者 蔣紅瑜

新媒體編輯:李易真

統籌策劃:劉爽

《中國醫藥報》社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使用。

竞博JBO您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0
  • 0
  • 0
  • 0
  • 0
  • 0
  • 0
  • 0